安某与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管理委员会一审行政判决书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豫01行初924号
原告,男,汉族,1954年7月15日出生,住河南省新郑市。
委托代理人汪庆丰、陆迦楠,北京楹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管理委员会,住所地郑州市新郑机场迎宾大道北侧。
法定代表人马健,主任。
委托代理人王晓东,龙王办事处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王峥,河南贞实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因要求确认被告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管理委员拆除行为违法,于2017年9月1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9月11日立案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2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汪庆丰、陆迦楠,被告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管理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王晓东、王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在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龙王办事处(以下简称龙王办事处)有房产一套,并持有河南省人民政府盖章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2016年11月10日,龙王办事处将原告的合法房屋强拆。对于龙王办事处强拆行为原告曾以郑州市人民政府为被告起诉,经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认为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管理委员会拥有省辖市级政府经济和社会管理权限,承担区域内社会管理职能,龙王办事处的行为应当以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管理委员会为被告。故提起本案诉讼,请求法院确认被告强拆行为违法。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1.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证明有合法房屋存在的事实;2.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一份,证明原告就强拆提起过诉讼;3.龙王办事处发给原告的强拆通知,证明龙王办事处在拆除前给原告下过通知,要实施强制拆除;4.2017年4月18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中的调查笔录,被告方自己承认是龙王办事处拆除了原告的房屋。
被告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航空港管委会”)答辩称:答辩人未实施任何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不存在强拆违法。原告房屋所占用的集体土地已经批准征收,且已公告并组织实施,依据法律规定,土地征收已经履行完毕。集体土地的征收对象为村集体,相应的补偿款已经拨付至原告所在的村三资账户,原告所在的村委会有义务交付净地。据了解,村委会已自行完成地面清表工作,并多次通知原告领取补偿款项。
被告航空港管委会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豫政土[2016]877号批复,豫政土[2016]850号批复;2.新国土资郑文[2016]68号公告一份,新国土资郑文[2016]69号、新政告[2016]30号通告一份,公告及通告的现场张贴照片七张;3.郑证文[2014]142号通知一份。证据1-3证明原告房屋所占用的集体土地已经批复征收,且已公告并组织实施,土地征收已经履行完毕。4.2016年10月15日补偿决定书,2016年11月7日龙王办事处龙王村委会对原告家庭下达的通知书,记账凭证,收据。证明龙王办事处已将补偿款拨付给原告所在龙王村村委会。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原、被告的证据认证如下:对原告的证据,被告对证据1的真实性有异议;对证据2、3、4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不能证明被告拆除了原告的房屋。对被告的证据,原告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认可其合法;对证据2、3的公告有异议,原告从未见过该两份公告,对照片的真实性有异议,且不能证明是否张贴了十天;对证据4中补偿决定的合法性有异议,对记账凭证的关联性有异议。本院认为,被告以发证机关为由对原告证据1提出的异议不能成立;原告虽对被告证据2中公告照片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但未提供证据证明;本院认为原、被的证据均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均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1998年4月,新郑市土地矿产管理局为颁发了新土集建(98)字第6605923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用地面积52.8m2,建筑面积52.8m2,用途商业。2016年8月2日、25日,河南省政府分别作出“河南省政府关于新郑市2016年度第二十七批、第二十六批乡镇建设征收土地的批复”,对新郑市龙王乡龙王村两批次共计47.8234公顷土地进行征收。2016年10月12日新郑市人民政府航空港实验区作出新郑港告[2016]30、31“关于新郑市2016年度第二十六批、第二十七乡镇建设征收土地的公告”,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国土资源局作出新国土资港文[2016]68、69“新郑市国土资源局关于新郑市2016年度第二十六批、第二十七批乡镇建设征收土地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的公告”。上述征收土地的通告、征收土地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的公告均在龙王办事处龙王村民委员会处张贴公告。2016年5月1日,龙王办事处向作出“通知”称:应在2016年4月30日前搬迁拆除到位,根据的实际情况,可推至2016年5月5日24时整,如2016年5月6日前尚未办理,将扣除各项奖励77000元,同时报请园博园项目建设指挥部同意,将组织人员进行拆除,确保园博园项目建设顺利进行。2016年10月15日,龙王办事处龙王村民委员会作出“补偿决定书”称:根据新郑港告[2016]30、31通告及新国土资港文[2016]68、69号公告等,龙王办事处决定对补偿人民币364176元,该补偿款已拨付至龙王办事处龙王行政村三资账户,请及时与龙王行政村联系签订安置补偿协议。2016年11月7日,龙王办事处龙王村民委员会对作出“通知书”称:龙王行政村位于园博园项目征地范围内的614.461亩集体土地已全部移交,请自接到该通知起尽早自行清表所占集体土地上的附属物,若逾期未清表,村委会将对占用园博园项目龙王村段征地范围内集体土地上的附属物进行清表。2016年11月10日,龙王办事处将的房屋拆除。2016年11月14日,以郑州市人民政府为被告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龙王办事处拆除其房屋的行为违法。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不适格,作出(2016)豫07行初264号行政裁定,裁定驳回的起诉。不服,上诉至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8日作出(2017)豫行终855号行政裁定,认为应以航空港管委会为被告提起诉讼,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2017年9月11日以航空港管委会为被告提起本案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一、关于航空港管委会是否为本案适格被告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本案中,原告房屋被拆除系因实施园博园项目建设所涉土地征收,拆除行为由龙王办事处组织实施。被告辩称涉案土地征收已完成,村委会有义务交付净地,但龙王办事处及龙王办事处龙王村委会均不具有征收土地的职权,其所作决定均系为配合被告航空港管委会完成土地征收。同时,龙王办事处是航空港管委会的派出机构,航空港管委会拥有省辖市级政府经济和社会管理权限,承担区域内社会管理职能,是具有行使政府部分职能的行政机关,为其辖区内组织实施征收土地的主体。本案中,龙王办事处没有强制拆除的法定职权,故其拆除原告安云堂房屋产生的法律后果应当由航空港管委会承担,航空港管委会是本案的适格被告。
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第四十七条的规定,被征收土地的所有权人、使用权人均有享受补偿安置的权利。被告所辩称的集体土地的征收对象为村集体有失全面,不能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相应证据。”被告在未与原告达成拆迁补偿协议的情况下,即强行拆除了原告的房屋,且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强制拆除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的规定,应当认定其拆除行为违法。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管理委员会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违法。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管理委员会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一式十份,上诉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并于上诉之日起七日内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缴纳上诉费,并将缴费凭证交本院查验,逾期视为放弃上诉。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四条: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但不撤销行政行为:
(一)行政行为依法应当撤销,但撤销会给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
(二)行政行为程序轻微违法,但对原告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
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不需要撤销或者判决履行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
(一)行政行为违法,但不具有可撤销内容的;
(二)被告改变原违法行政行为,原告仍要求确认原行政行为违法的;
(三)被告不履行或者拖延履行法定职责,判决履行没有意义的。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 0 关注
  • 0 收藏,271 浏览
  • 法律问题 提出于 2020-02-01 19:38

相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