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捷传媒有限公司、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行政管理(商标)再审行政判决书

再审申请人迅捷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捷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云南晋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美公司)商标撤销复审行政...
再审申请人迅捷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捷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云南晋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美公司)商标撤销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6)京行终第270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7年12月22日作出(2017)最高法行申4109号行政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再审申请人迅捷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侯玉静,被申请人晋美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中辉到庭参加诉讼,被申请人商标评审委员会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迅捷公司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认为晋美公司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第1737521号“奥普AOPU”商标(以下简称复审商标)在2006年10月14日至2009年10月13日期间(以下简称指定期间)进行了真实、公开的商业使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均有不当。1.二审法院采信一份发票即维持复审商标有效,系忽略了商标三年不使用应予撤销制度批量性、商业性的使用要求,法律适用有误。2.复审商标在彩钢吊顶商品上的销售情况,不能视为在指定商品上的使用,二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误。复审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金属建筑材料”,而其实际使用的商品为“彩钢吊顶”。因“彩钢吊顶”并非核定使用的商品之一,故复审商标实际并未在核定使用的商品上进行真实、公开的商业性使用。二审法院采信的发票涉及商品为“奥普彩钢吊顶”,“彩钢吊顶”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对应的商品项目是“金属天花板”。从1998年版本到目前2016年版本的《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金属天花板(060209)”与“金属建筑材料(060291)”都并列存在,两者互相类似,但并非同一种商品,也不能认为“金属建筑材料”是“金属天花板”或“金属吊顶”的上位概念。二审法院依据一份在“奥普彩钢吊顶”商品上的发票就认定复审商标在指定的“金属建筑材料”商品上进行了商业使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误。(二)被申请人提供的部分证据系伪造或存在重大瑕疵,应当基于此承担法院从严审查证据、提高证明标准的法律后果,二审法院未考虑此因素致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均有错误。晋美公司不能就“嘉兴三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所谓的合同签订日尚未成立之事实自圆其说,其诉讼代理人在二审庭审时亦承认,某些合同可能确实存在倒签。在商标三年不使用撤销案件中,合同签订日期、履行日期是重要的法律事实,“倒签”就是伪造证据。虽然商评字[2014]第97616号《关于第1737521号“奥普AOPU”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即本案被诉决定,以下简称被诉决定)与二审判决并没有采信晋美公司提交的户外广告合同等证据,但晋美公司伪造证据的行为仍然能够产生从严审查证据、提高证明标准的法律后果。(三)晋美公司提交的使用“奥普”字样的证据,涉嫌侵权,属于非法使用,不符合商标三年不使用应予撤销制度对复审商标使用行为“真实、善意”的要求,不应予以考虑。有关生效判决认定,将复审商标变形为“奥普”字样进行使用的行为属于商标侵权、不正当竞争。而本案二审法院采信的证据正是将复审商标去掉拼音部分、直接使用“奥普”字样的行为,这种已被生效判决认定为侵权的行为不能作为商标使用的证据予以采信。(四)复审商标在申请注册及实际使用过程中均具有攀附他人商誉的主观恶意,客观上复审商标的使用也容易造成混淆、误认,从维护消费者利益的角度,应对商标三年不使用撤销案件中的使用证据从严掌握。综上,迅捷公司请求本院:1.撤销本案一审、二审判决;2.对商标评审委员会做出的被诉决定,就复审商标在金属建筑材料商品上予以维持的部分,依法撤销;就复审商标在金属毛巾架等其余商品上予以撤销的部分,予以维持。
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书面意见辩称,晋美公司提交的证据经公证的发票,显示了“奥普”商标在彩钢吊顶商品上的销售情况,且形成日期为2009年9月30日。鉴于金属建筑材料商品与彩钢吊顶商品为类似商品,故上述证据可以证明复审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金属建筑材料商品上进行了公开、真实的商业使用。本案一审、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迅捷公司的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予以驳回。
晋美公司辩称:(一)二审判决认定晋美公司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复审商标在指定期间进行了真实的商业使用,该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金属建筑材料属于彩钢吊顶的上位概念,两种商品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方面存在关联,属于类似商品。复审商标在彩钢吊顶商品上的使用,应视为在金属建筑材料商品上的使用。金属建筑材料的范围很广,实践中交易双方一般不会将金属建筑材料作为商品名称,出具发票时一般也只会填写具体的商品名称,而不会写“金属建筑材料”,对此不应苛求。(二)迅捷公司主张晋美公司伪造证据,缺乏事实依据。(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0条第二款关于“实际使用的商标与核准注册的商标虽有细微差别,但未改变其显著特征的,可以视为注册商标的使用”的规定,本案中对复审商标的使用并未改变其显著特征,应视为复审商标本身的使用。(四)迅捷公司主张复审商标的使用属于攀附杭州奥普伟业公司商誉的侵权行为,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并且,该主张与本案无关,应适用其他法律规范另行解决。综上,本案证据能够证明晋美公司为商业目的公开、真实地使用了复审商标,且相关使用行为未违反商标法律规定。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迅捷公司的再审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以驳回。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复审商标由文字“奥普AOPU”构成,由瑞安市奇彩贸易有限公司于2001年3月27日提出注册申请,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商标局)核准于2002年3月28日注册在第6类金属毛巾架、金属建筑材料等商品上。复审商标后转让至涂秀平,经涂秀平转让至浙江现代新能源有限公司,后于2013年6月13日转让至云南奥普伟业金属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普伟业公司)。经续展,复审商标的专用权期限至2022年3月27日。2009年10月14日,迅捷公司针对复审商标向商标局提出连续三年停止使用撤销申请。2013年1月15日,商标局作出编号为“撤200904145”号注册商标连续三年停止使用撤销申请的决定,认为浙江现代新能源有限公司提供的商标使用证据有效,决定:驳回迅捷公司的撤销申请,复审商标继续有效。迅捷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主要理由为:奥普伟业公司向商标局提交的部分证据材料未经质证,不能作为认定复审商标进行使用的依据,请求依法撤销复审商标的注册。2014年12月10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被诉决定,认定:本案中,奥普伟业公司提交的证据1仅能证明复审商标的相关注册信息,与其使用无直接联系;证据2、3及证据4中的声明书虽可表明浙江现代新能源有限公司为复审商标当时的被许可使用人,但浙江现代新能源有限公司名下并非仅有“奥普AOPU及图”一个可使用的商标;证据5中显示日期为2007年5月21日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与证据8相关发票等因未显示商标,而无法证明复审商标在指定期间的使用情况;证据4中委托加工合同无相关证据佐证不能证明其所标示的“奥普”相关产品进入了商业流通领域;证据4中显示日期为2009年12月21日的相关网页,不能证明复审商标在指定期间进行了使用;证据6合同等资料无相对应的发票等证据佐证,不能证明其实际履行情况;证据7未显示真实有效的形成日期。综上,上述证据不能证明复审商标在指定期间进行了有效的商业使用。奥普伟业公司提交的证据5中经公证的发票显示了“奥普”商标在彩钢吊顶商品上的销售情况,且形成日期为2009年9月30日,加之该份发票显示的销货单位为浙江现代新能源有限公司,且该公司为该时期复审商标的所有人。综上,鉴于金属建筑材料商品与彩钢吊顶商品为类似商品,故上述证据可以证明复审商标在金属建筑材料商品上于指定期间进行了公开、真实的商业使用。鉴于金属毛巾架、金属固定毛巾分配器等其余商品与彩钢吊顶商品为非类似商品,故上述证据不能证明复审商标在金属毛巾架等其余商品上于指定期间进行了公开、真实的商业使用。因此,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被诉决定:复审商标在金属建筑材料商品上予以维持,在金属毛巾架等其余商品上予以撤销。迅捷公司不服该决定,于法定期限内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诉决定,判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复审决定。一审诉讼中,迅捷公司为支持其有关奥普伟业公司伪造证据材料的主张,补充提交了浙江省国家税务局发票查验系统查询相关发票情况的网页打印件若干张;奥普伟业公司当庭出示了向商标局提交的证据5中经公证的形成日期为2009年9月30日的发票(发票号码为03180311号)原件。奥普伟业公司还主张其不仅于指定期间在金属建筑材料商品上对复审商标进行了真实的、公开的商业使用,还在该期限后依然持续使用复审商标至今,并提供了相关证据材料。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实体问题的审理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01年第二次修正,以下简称2001年商标法)。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规定,连续3年停止使用注册商标的,由商标局撤销其注册商标。该条规定的目的在于促使商标注册人使用其商标,避免商标资源的闲置及浪费,因此,只要在指定期间将商标用作商品或服务的标识,发挥了其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作用,在商标权利人的控制下对商标进行了公开、真实的使用,即可认定该商标已经使用。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奥普伟业公司在商标行政阶段及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材料能否证明复审商标在指定期间进行了实际使用。奥普伟业公司向商标局提交的证据5中经公证的形成日期为2009年9月30日的发票显示了“奥普”商标在彩钢吊顶商品上的销售情况,奥普伟业公司在庭审中当庭出示了该发票原件,迅捷公司对该发票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且该发票中销货单位为该时期复审商标的所有人浙江现代新能源有限公司。鉴于金属建筑材料商品与彩钢吊顶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方面具有较大的关联性,故可认定两者构成类似商品。基于此,被诉决定认定奥普伟业公司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复审商标在金属建筑材料商品上于指定期间进行了公开、真实的商业使用并无不当,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关于迅捷公司主张奥普伟业公司提供的很多证据材料系伪造一节,一审法院认为,迅捷公司仅凭其提交的浙江省国家税务局发票查验系统显示的发票查询情况网页打印件,主张奥普伟业公司提交的相关发票(除号码为03180311号的发票之外)均系伪造,事实依据不足,不予采纳。至于迅捷公司主张的奥普伟业公司提交的其他证据材料亦系伪造或存在重大瑕疵情形,因并未提交充分的证据支持该主张,且上述证据材料亦非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被诉决定的主要事实依据,故对迅捷公司的相关主张均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迅捷公司的诉讼请求及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判决:驳回迅捷公司的诉讼请求。
迅捷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和被诉决定,判决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复审决定。
二审法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奥普伟业公司向商标局提交的证据5中,发票号为03180311的增值税发票显示:货物或应税劳务名称为奥普彩钢吊顶,销货单位为现代新能源公司。在二审诉讼阶段,迅捷公司、奥普伟业公司均认可1998年版《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及《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2016年文本)中,第6类0603群组包含“金属建筑材料”“金属天花板”两个商品。迅捷公司明确认可奥普伟业公司向商标局提交的户外广告合同的真实性,但不认可该合同已经实际履行。迅捷公司补充提交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5)京知行初字第4822号行政判决及最高人民法院(2011)知行字第28号行政裁定复印件,用以证明奥普伟业公司申请注册复审商标具有恶意。商标评审委员会未发表质证意见,奥普伟业公司认可证据的真实性,但认为与本案无关联。奥普伟业公司补充提交了以下证据:1.海盐县国家税务局郊区税务分局出具的税收证明及海盐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综合档案室出具的变更登记情况复印件,用以证明其提交的证据不存在伪造的情形;2.最高人民法院(2015)知行字第63号行政裁定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高行知终字第2195号行政判决复印件,用以证明“金属建筑材料”是“金属天花板”的上位概念;3.国家标准《金属及金属复合材料吊顶板》、建筑工业行业标准《建筑用集成吊顶》《关于“集成吊顶”产品相关问题的解释》复印件,用以证明“彩钢吊顶”属于金属建筑材料中的金属建筑装饰材料。商标评审委员会未发表质证意见,迅捷公司认可证据的真实性,但认为证据2与本案无关联性,证据3在0603群组包含“金属建筑材料”和“金属天花板”的前提下,不能证明“金属建筑材料”是“金属天花板”或“彩钢吊顶”的上位概念。
二审法院认为,在二审诉讼阶段,迅捷公司补充提交的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奥普伟业公司补充提交的证据1可以证明发票的真实性,证据2与本案无关联性,证据3不能证明其证明目的。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规定,使用注册商标,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商标局责令限期改正或者撤销其注册商标:(四)连续三年停止使用的。商标的使用是指商标的商业使用,包括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且商标的使用应是在该商标核定商品或服务上的使用。本案中,奥普伟业公司向商标局提交的证据5中,发票号为03180311的发票,开票日期为2009年9月30日,属于指定期间内,货物或应税劳务名称显示为“奥普彩钢吊顶”。奥普伟业公司在一审庭审中当庭出示了发票原件,迅捷公司在一审诉讼阶段及二审诉讼阶段均认可该发票的真实性。该发票的销货单位为现代新能源公司,结合现代新能源公司变更登记情况、现代新能源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商标使用许可协议、经公证的涂秀平的声明书、核准商标转让证明等证据,可以证明现代新能源公司为该时期复审商标的合法权利人。故上述证据可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奥普伟业公司在指定期间将复审商标在彩钢吊顶商品上进行了真实的商业使用。在复审商标申请注册时,《类似商品与服务区分表》中没有彩钢吊顶此项商品,彩钢吊顶并非标准的商品名称。彩钢吊顶与金属建筑材料在功能、用途等方面存在一定的关联,构成类似商品。虽然第6类0603群组有金属天花板、金属建筑材料两项商品,但迅捷公司提交的证据并不能证明彩钢吊顶属于金属天花板。故在案证据可以证明复审商标于指定期间在金属建筑材料商品上进行了真实的商业使用。迅捷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二审法院不予支持。迅捷公司主张奥普伟业公司提交的其他证据材料系伪造或存在重大瑕疵,但其并未提交充分的证据支持该主张,结合奥普伟业公司在二审诉讼阶段补充提交的证据,迅捷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二审法院不予支持。迅捷公司关于奥普伟业公司申请注册复审商标具有恶意的理由,在撤销复审阶段及一审诉讼阶段并未提出,被诉决定及一审判决对此均未评述,二审法院不再予以评述。综上,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故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再审查明,2018年1月11日,云南奥普伟业金属建材有限公司经登记变更名称为云南晋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另查明,2017年6月28日,本院作出(2017)最高法行申2986号行政裁定书,认定:第1737521号“奥普AOPU”商标(即本案的复审商标)申请注册时,杭州奥普公司第1187759号“奥普”商标已属于驰名商标,复审商标构成对第1187759号“奥普”商标的复制、摹仿,且复审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主要为日常家居用的金属材料产品,与第1187759号“奥普”商标核定使用的热气淋浴装置,两者的相关公众高度重合,故在第6类金属建筑材料等商品上注册和使用复审商标,将会误导公众,致使第1187759号“奥普”商标权利人的利益受损,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6)京行终5666号行政判决关于复审商标应予无效的认定并无不当。
本院再审认为,本案再审审理的焦点问题是:复审商标是否构成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规定的情形,即复审商标于指定期间在金属建筑材料商品上是否进行了商业使用。由于“注册商标三年不使用予以撤销”这一制度的立法目的是促使商标权人积极使用其注册商标,以避免商标资源的闲置、浪费,故商标权人对注册商标的“使用”,应当是真实、公开的商业使用,以充分发挥商标标识产品或服务来源的功能。本案中,晋美公司为证明复审商标于指定期间内进行了商业使用,提交了一张发票,该发票为现代新能源公司向单一自然人开具的销售发票,金额仅为2506.90元,且开票日期距三年指定期限到期仅十余天。此种以维持注册商标效力为目的的象征性使用商标的行为,并不能起到在市场中发挥商标标识产品或服务来源的功能,故不能据此认定复审商标于指定期间在金属建筑材料商品上进行了商业使用,被诉决定及一审、二审判决对此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鉴于在先生效判决已确认本案的复审商标应予无效,故商标评审委员会无需就迅捷公司针对复审商标提出的连续三年停止使用的撤销申请重新作出复审决定。
综上,迅捷公司有关申请再审理由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6)京行终第2701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5)京知行初字第2545号行政判决;
三、撤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评字[2014]第97616号《关于第1737521号“奥普AOPU”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1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共计200元,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负担。
  • 发表于 2019-09-08 16:35
  • 阅读 ( 352 )
  • 分类:行政诉讼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不写代码的码农
法律问题

律师事务所

129 篇文章

作家榜 »

  1. 法律问题 129 文章
  2. 裁判文书 42 文章
  3. 北京楹庭律师团队 31 文章
  4. 李子起 10 文章
  5. 张亚丽 10 文章
  6. 刘云 10 文章
  7. 李婷婷 8 文章
  8. 张子阳 4 文章